青山峻立似畫屏 雲海翻舞我為風(屏風山歸來)
青山峻立似畫屏  雲海翻舞我為風
屏風山歸來
「歸來是酸痛的開始,酸痛中卻有甜蜜的回憶。回憶開始於寒風霧雨的大禹嶺.....」
經過一夜的巔簸、失眠後,恍惚間,車子停了,「大禹嶺」三個大字躍入眼簾。
風微寒,雨稀疏,匆匆用過早餐後,往登山口而去。但華哥決定一人獨行羊頭山,我有些不解,一向對山友情深義重的他,竟也喜歡獨行,但也許這是他率性的另一面吧.。
夜深沉,黑籠罩一切,樹影幢幢間,自登山口陡下,泥濘的山徑,每個人都亦步亦趨的跟著頭燈烯微的光,但再小心也會有失足的危機,果不期然,但聽得一聲唉唷,隨即而來的是急促的墜落聲響,全隊人員除了驚悸外,更憂心滑落的王章泰是否安好?幸得天佑.確認一切無恙後.續行此急陡下坡。
幾番折騰後,下至一寬廣溪畔,此際天已大亮,略事休息後,嚮導陳福基再度帶領我們雙手合十,祈求山神,保佑我們能全員平安歸來。
再行,有崩塌地數處,需援繩傾身,或輕步蓮移,方能通過。涉過數處溪澗後.行過木面吊橋,橋畔有營地。已搭有二頂營帳,想必也是愛山之人來此拜訪屏風山吧!
一夜的無眠和趕路,身體已然有些疲憊?但營地未至,山友仍需努力,再次重裝上行,不多時,可見滿地嫣紅薰黃的楓葉,低頭細賞,竟然都是葉片七裂的楓葉,拾起一片藏至懷中,就像藏住一頁美麗的回憶。
抵樹林營地時,領隊劉真感到行程落後許多,毅然決定在此卸下重裝,輕裝攻頂。
據聞屏風山曾有豐富的金礦,而今仍可見到數個昔日採礦的坑口,而最足以證明其採金歷史的當屬合歡金礦工寮遺址,雖然工寮早已傾圮,唯一留下的可能是那尊土地神祇,此處地勢平坦,是一個很好的營地,有隊暨南大學的5人小隊和我們同時抵達此地,他們決定在地紮營,我們則在此地享受午宴。
午餐後,王章泰因身體不適,決定留此休息。其餘人員續行,但才啟程,便有隊友因抽筋不適而不得不放棄攻頂,想其以無比信心來此,孰料屏風山如此路遙,而今夢斷,難掩神傷,不禁淌下遺憾之淚,留于山中,期望他朝有緣,再了心願。
夙聞屏風山以陡坡聞名。而離開合歡營地後,終於見識到它的「陡」.這陡坡可概分為三段,初段均為垂直坡面,泥濘土徑,有樹根交錯.其勢恍似北插,偶有岩壁需援繩而上,行完此段需耗時2小時,中段是碎石舖地,坡滑難行,上攀不易。後段則是箭竹如海且霧雨濛濛,穿行其間,全身皆濕。待上至陵線,便是坦途一片,滿眼微黃草坡,鋪陳天際,讓人想吟歌而行。
行至基點,歡呼聲起,對這艱辛的所得倍感珍惜,連隱藏多時的陽光也露出笑容來獎勵我們,沐在冬陽的溫暖中,令人醺然欲醉,仰臥穹蒼,遠觀水雲流瀉,想山峰也會醉。
回程.為避免摸黑,不禁加快腳步,不敢稍歇,一路匆匆急下,但抵合歡營地時,天依然慢慢的罩下黑幕,戴起頭燈,續行,淒黑中,跌了數個踉蹌,幸好於6時許安抵樹林營地.。
是夜風寒月隱,雖然美酒醉人,但仍不敵瞌睡蟲的來襲,早早進入帳棚享受一夜的好眠。
次日,天大亮才踏上歸程,下至溪畔營地時,華哥來迎.果然是個情深義重的朋友,還帶了一包橘子分享。
昨日的陡下坡,變成今日的陡上坡,且重裝在身,不免步履沉重,近10時才抵溪谷.在此休憩午餐。
溪畔有楓紅樹株,風起,葉翩然飄落,而溪流潺潺吟唱,此情此景,恰似詩云之「無邊落木蕭蕭下,不盡長江滾滾來」。如此蕭瑟秋景,真不是一個「美」字了得,醉戀之餘,竟然互許明年再來的誓約。

 

.
創作者介紹

歐洲

lbrcyn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